意外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妄想症

研究人员说,在意料之外的不确定性时期,例如全球大流行的突然出现,人们可能更容易出现偏执狂。

意外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妄想症

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副教授,该研究的资深作者菲利普·科莱特(Philip Corlett)表示:“当我们的世界出乎意料地变化时,我们想将这种波动归咎于某人,以弄清它,甚至消除它。”动荡不安,例如公元64年古罗马的大火或9/11恐怖袭击,偏执狂和阴谋思想增加了。”

偏执狂是严重精神疾病的关键症状,其特征是相信其他人有恶意。但这也以不同程度体现在普通人群中。例如,先前的一项调查发现,在过去一年中的某个时候,有20%的人口认为人们反对他们。8%的人认为其他人正在积极伤害他们。

流行的理论是,妄想症源于无法准确评估社会威胁。但是,Corlett和耶鲁大学的主要作者Erin Reed假设,妄想症反而植根于一种更基本的学习机制,即使在没有社会威胁的情况下,这种机制也是由不确定性触发的。

里德说:“我们认为大脑是一个预测机器;意料之外的变化,无论是否与社会有关,都可能构成一种威胁-它限制了大脑做出预测的能力。” “偏执狂一般是对不确定性的反应,社会互动可能特别复杂,难以预测。”

在一系列实验中,他们要求具有不同程度偏执狂的受试者玩纸牌游戏,其中成功成功的最佳选择被秘密地改变了。很少或没有妄想症的人缓慢地认为最好的选择已经改变。但是,那些偏执狂的人希望游戏中的波动更大。他们反复无常地改变了选择-即使赢得了胜利。然后,研究人员在不告知参与者的情况下,通过改变游戏中途获胜的机会来增加不确定性的水平。这种突然的变化甚至使低偏执狂参与者的行为也像患有偏执狂的人一样,从他们选择的后果中吸取的教训更少。

在一个相关的实验中,耶鲁大学的合作者简·泰勒和斯蒂芬妮·格罗曼训练了老鼠(一种相对社会化的物种)来完成一项类似的任务,其中成功的最佳选择发生了变化。服用甲基苯丙胺的老鼠-已知会诱发人类偏执狂-表现得像偏执狂人类。他们也预期会有很大的波动,并且比从任务中学习要更多地依赖于他们的期望。

Reed,Corlett和他们的团队随后使用数学模型比较了老鼠和人类在执行这些类似任务时所做的选择。研究人员发现,接受甲基苯丙胺的大鼠的结果类似于患有妄想症的人的结果。

柯莱特说:“我们希望这项工作将有助于对偏执狂进行机械解释,这是针对这些潜在机制的新疗法开发的第一步。”

里德说:“通过非社会视角观察偏执症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在较简单的系统中研究这些机制,而无需概括人类社会互动的丰富性。”